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engjianfu2356的博客

自私不贪婪、风流不流氓、狡猾不狡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尊重人,关爱人,善待人,宽容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制造爱的社会与制造恶的社会  

2017-04-21 06:18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    

制造爱的社会与制造恶的社会 - dengjianfu2356 - dengjianfu2356的博客

制造爱的社会与制造恶的社会(黑白先生)

人之初,是性本善?还是性本恶?纠结了很长时间,现在我最服一种观点叫:人之初,无善无恶。或者善恶并存。

人之初,无善无恶

因为善或者恶,解释为是一种对于大多数人都有好处的行为或观念的道德评价,恶则相反!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发现善、恶是一种主观评价,不是客观的存在!因为刚出生的婴儿没有思想意识,所以人之初,无善无恶。

人之初,善恶并存

人之初究竟是善是恶?其实人本身是善恶的集合体,社会、家庭环境如果把人往善的方向引导,长大就慢慢学会了分享,付出,爱惜,感恩,珍惜等等,也学着接受各种社会道德的约束。相反,社会的丑恶面,家庭的矛盾,人与人之间的不融洽也会激发人性恶的一面,成为社会的害群之马。正如进朱者赤,进墨者黑。

有人说,现在社会是无情的,因为见死不救的事情多的是。但这是谁造成的?归根到底,是社会。是现在社会的风气。或者现在社会人生普遍的态度,甚至是社会制度。正如一个好的制度,可以塑造一个正常的社会;一个坏的制度,必然会造就一个病态的社会,从而产生各种稀奇古怪、耸人听闻的罪恶。其实制度对人性的塑造远超想象,所谓把一个好人变成坏人,都只是结果,但过程或许是一步步地对游戏规则的适应或妥协或沦陷。

所以有一种论断:鲁迅批判人性,而人性的糟粕部分,是不会改变的。相比之下,胡适致力于制度建设,用制度苑囿人性,才是正道。不错,人性是相通的,不分种族和国度。但是,鲁迅检讨的不是人性,而是我们的文化,或者说是文化塑造的集体人格。文化和制度的关系是——文化决定制度,制度反作用于文化。文化现行于制度。

那么,什么是文化呢?我觉得文化就是:你说我听得懂,我说你能明白!文化最基本的途径就是沟通。说白了无非是别人觉得舒服,自己感到快乐。另外,文化既没有中、西之分,也没有先进落后之别。文化都是沉淀的结果,需要历史长河的大浪淘沙,经久不息,才能深入人心,产生共鸣…… 文化还可以理解为:如果制度出了问题,肯定是文化扭曲造成的。比如人为干预,皇帝们用文化把人塑造成符合他自己利益的模样。

文化是有普世性的。本来是人们精神的内在追求,真正诠释诸如实事求是、创新、开放包容、价值标准、敢于自我批判,优先取舍,诚信务实,尊重多元,对等尊严等等某些本质流露。如果失去了思考的自由,文化则成了束缚大脑袋工具,比如独尊儒家,尤其坏在我们推崇“顺从听话”的孝道文化上。儒家的名分等级秩序,这个秩序使我们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被持续不断地压抑,任何有个性的表达和质疑都会招致重罚,以至于等我们长大成型时,我们每个人都成了只会做事不作声的人,只有干苦力的“硬本事”,没有“软本事”。 

就像鲁迅一翻古书,就看到里面写满了吃人二字。鲁迅确实是一个充满睿智,又能看透世态炎凉的一个人。孔子把我们塑造成了“爷老子”的国度。以至于我们看别人从来就是仰视或俯视而没有平视。而符合人性的文化,不能比谁更拽。而是一种平视氛围中的游戏,就像梁晓声说的:文化可以用四句话表达:植根于内心的修养;无需提醒的自觉;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;为别人着想的善良。

若据此定义,我们的社会又有多少人能称之为文化人?或者说,就算有文化于今天之人际交往又有何用?没人看重你的修养,无人关注你的自觉,没人注意你自由的约束,也无人看到你为别人着想的善良。悲哉!痛哉!  最后我总结一句话,文化也好制度也罢,自由是一切的前提。大浪淘沙才会留下人类最好最真的智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