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engjianfu2356的博客

自私不贪婪、风流不流氓、狡猾不狡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尊重人,关爱人,善待人,宽容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从杨恒均变化,到认识你自己  

2016-08-08 11:01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 杨恒均变化”与“认识你自己”是两个不同的事,好像有点距离,但我想的却是把二者联系起来,阐述自己的义理。经学大师戴震说,“训诂明而义理明”,我此文显然不是训诂,而是通过观察现象,归纳结论,进而阐发义理。杨恒均变化,这是我2年前说过的,最近再次讲到,不过我原本欲用“现象”,考虑再三,认为还是“变化”更贴切要表达的义理。认识你自己,这是我行文阐述义理的部分,它是“吾道一以贯之”的内容,也是我不认同杨恒均先生的地方。

    在过去两年多里,杨恒均现象是我关注的对象,我透过这些现象来反思,并且去年羊群事件更是让我感慨万千,认为杨是“民主已经伤到了民主启蒙者自身”,也就是接受启蒙的民主追随者被现实马列思维和民主情绪影响,他们已经开始拿启蒙者做检验。应该说,过去两年来对杨恒均先生的指责,它凸现了民主的弊病,也显露了民主启蒙的问题,更展示了马列思维植入社会形成的习惯。观察这个现象,反思现象反映的问题,这是当下自由界需要去做的事,所谓“智者总是在不断调整自己”就是这个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杨恒均现象与杨恒均变化

   在网络上知道杨恒均先生已经有5年余,他是我2011年走出“桃花源世界”后由朋友推荐的,大抵是他的粉丝,因而在推荐之时有许多的介绍。彼时,微博是个活跃的阵地,有如今日的公众号;博客则是相对平稳发展。自那开始,我不时会读到杨的文章――人们认为是启蒙性的读物。阅读某些文,想法也是有的,但由于我多数时候还是喜欢英美学者的东西,因而网络上启蒙的那些心灵鸡汤并不是我的重点。几年下来,那些心灵读物也不及福山的两本书那么多字。

    坦率地说,杨先生的文能够区分出这么几个部分,一是介绍民主,二是解释民主思想,三是民主好(评论),四是如何去实现民主。如果人们能够把这些方面区分出来,那可能就不会在最近2年多来上演激烈的杨恒均现象。因为杨恒均所撰写的文是发生这个现象的重要因素,而民众不察,不能区别开来,进而用马列习性演绎了这场现象。

   何为杨恒均现象呢?我把它归纳为看到杨恒均文就骂就批评的现象,即“逢杨就批就骂”。这个现象的来源,又大抵可以推为这么几个因素,一是14年的北京之行,二是一部分人的观点发生变化了,三是门户之见,四是可能的离间引导。由于这些原因,特别是杨在14年的观礼活动,让长期怀疑其身份的人有了他们认为的“依据”,因而在长期阶级斗争思维和惯例的作用下,某些人就上演了骂和批。应该说,杨恒均现象最初的导火线是来自于杨恒均参与的活动,即某些人出于怀疑主义原则说话,把怀疑当做事实,于是,他们开骂了开批了。但是,骂人者和批评者是否有在认识上真正超越杨,我却是没有看到,至少至今没有经典文出现。

   观点不同可以商榷与批判,这是理性的做法,但批评必须是观点针对观点,而不是胡搅蛮缠,如有的人一会儿说观点,一会儿扯身份,一会儿又是政治立场。如果个人不能做到围绕观点展开探讨,我认为那就是耍流氓,就是违反规则出牌。人家说a,你说b或说c,那能说明什么?能证明什么?因此,那些逢杨必骂必批的人,如果真是要探讨问题,想交流观点,自己不妨先静下心来,梳理一下自己的观点和依据,然后公开对话。否则,那就是无聊的发泄情绪。正如我在前面所指出的,如果你对“民主是什么”(或什么是民主)有不同看法,那你表述出来,供大家参考和学习;如果你对“民主如何实现”有不同的意见,那也不妨讲出来,让大家来选择自己能接受的观点。

    事实上,对于杨恒均现象,我并没有感到惊讶,早在14年杨参加观礼后,我就指出他将可能遭受系列非议。因为在中国是有套路的,“为反对而反对”的思维让“抓叛徒”“抓汉奸”“挖卖国贼”很有市场,而这些情绪波动大的人却不惟是马列信徒,它几乎是绝大多数人的思维习性。浮躁、浅薄,在过去二十多年里又塑造出一批民愤。其实,杨恒均变化是否存在,变化有多少,批评者、骂人者倒是没有心去考虑。显然,个人的变化主要是思想的变,假如思想变化不大,那谈变化就只能是利益的层面了。

   利益难以轻松讲明,它涉及很多微观的层面。即以思想来讨论变化,无非是围绕“民主如何实现”,也就是维新、立宪、孙黄或协商。就目前来讲,杨的观点是表现在维新和倒逼两个角度,其他的意见还没有多少表达,不过他五六月以来的观点似乎有微转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认识你自己

  “认识你自己”是古希腊神庙上铭刻的,先哲苏格拉底吸收过来作为自己的主张。从字面意思来讲,它强调的是我们每个人需要认清自己,如自己的知识有多少、个人优缺点、个人能在这个社会做什么等等。“认为自己是无知的”和“认识你自己”,应该是苏格拉底所倡导的思想路径。

    “认识你自己”在启蒙逻辑里是有自己的重量,即启蒙者和被启蒙者都存在着自我的“认识你自己”。但是,由于启蒙者存在道义优越感,因而他们往往仅认为“认识你自己”是被启蒙者的事。作为“认识你自己”而言,启蒙者的思想是会直接影响被启蒙者的,在短期内也可能是决定性的。因此,“认识你自己”就是社会前进的重要动力,从近代欧陆和20世纪中国的启蒙历史来看,启蒙者在“认识你自己”方面的欠缺才是主要的问题,而反思该问题却极度困难极度遥远。

    对于过去那些启蒙和启蒙观,我在过去几年里有着重去观察和思考(顺便说一句,我从不认为自己在启蒙,也不认为是启蒙者),以为需要去找到百年来的问题,并竭尽全力去回避历史重演。新文化运动那场启蒙,它的问题非常多,我在过去的一年里也讲述很多,今后一段时间还将持续分析下去。不过,此处所要讨论的,是大陆“告别革命”以后所倡导的所谓启蒙。我似乎看到这样一个路径,在“告别革命”以来的启蒙语言里,占据启蒙思想的不是“认识你自己”,却是“认识明君贤相”。换言之,在过去二十多年里,占据主流的观点并不是去启发大众“认识你自己的民权”,而是向大众诉说一种“寄望”,寄望圣君横空出世,再由他带领中国人往前冲。

   启蒙,到底是要启发大众懂得“争自由”“要民权”(即权利观念),还是要告诉大众等待圣人贤人?应该说,前者是18世纪欧陆的启蒙,后者却是中国式启蒙。在中国式启蒙里,康有为那种盼着光绪帝明君的话语,至今给中国人留下很大的影响。我非常好奇,在这种思维下,大众缺乏民权意识,期盼的明君真能给予吗?大抵这个问题很难回答,至少改良启蒙者没办法解决这个悖反律。民本身就没有权利,又欠缺民权意识,这民主政治怎么建立起来?

    显然,“认识你自己”对大众来说就是认识自己的权利,并积极去争取自己权利。如果民众不去也不知道去争取自己的权利,那“民主强调的政治平等”就根本无法出现,即各阶层群体的民权差距太大。大众没有民权意识,也没有争取自己的民权,那他们就更不可能去要求权利平等。在大众尚且没有民权的前提下,寄望圣君横空出世并恩赐民权给大众,这可能吗?即便可能,那又能维持多久?杨恒均过去所主张的“民主如何实现”的问题就在这里,他忽视大众的民权诉求,仅是盯着某个政治人物。这种主张在5年前或许还有很大市场,但随着民权意识的觉醒,寄望情怀就逐渐被淡化,人们也开始批评他们的言论。

   民众逐渐意识到民权,他们就会以行动去争取自己的权利,即德国著名法学家耶林所说的“为权利而斗争”。此时,社会就表现为“寄望”向“民权”过渡阶段,民权主义者强烈要求民权并积极监督公权力。这样的大环境,一些人就会开始反思和批评寄望情怀的观点,但由于马列习性影响了太多人,因而马列思维的人就往往把矛头指向人而不是思想。在最近两年多来上演的杨恒均现象,正是该问题的表现。

    总而言之,社会在前进,寄望在让路,民权觉醒在持续,社会发展已经步入到争民权的立宪思维阶段。在这个大潮流下,形势比人强,无论是谁,顺应潮流和逆向潮流就会有不同的结果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郭贤源    2016.8.7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