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engjianfu2356的博客

自私不贪婪、风流不流氓、狡猾不狡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尊重人,关爱人,善待人,宽容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由党费说开去——究竟哪样更严重  

2016-01-20 15:21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        中纪委网站近日提到:不交党费这事儿,很严重。

  全世界有成千上万的党,大部分党并不要求党员交党费,但也有一部分党要求党员必须交党费,比如曾经的苏联共产党,比如中国共产党,比如朝鲜劳动党。

  全世界支持一个党生存和发展的方式也主要是两种,一种主要靠社会赞助,一种主要靠国家财政养活。

  既然有些国家的党要求交党费,那党员也只有按要求该交就交,何况党费一般也不多。我们国家最高的党费收交比例是月工资的2%。

  虽然一个人所交的党费并不多,有的一年几十,有的一年几百,有的一年几千,但中国共产党是个有着九千万党员的大党,如果平均一个党员一年所交党费为400元,那么九千万党员一年所交党费就达360亿元,这也是一个不小的数额。

  于是有个问题就出来了,每年这360亿元到哪去了呢?我相信不可能全部上交党中央,也不可能全部上交中央组织部,而是各级党委(支部)及其组织部门可以自行安排使用一部分。那又是怎么使用的呢?按中纪委网站文章说,主要用于为党组织提供活动经费如培训、教育或表彰党员,补助生活困难的党员,补助遭受严重自然灾害的党员和修缮因灾受损的基层党员教育设施,等等。但在我的印象中,似乎这一切经费开支,常常都出自于国家财政而非党费。因为中国的党库和国库是相通的,党的一切开支其实就是国家财政在开支。说用党费而不是财政经费来搞教育培训、来补助受灾党员、来修缮党员教育设施,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相信。

  事实上,每年的党费收支,普通党员估计是不太清楚的。总共收了多少?收起来究竟用没用?用在了哪些地方?分别用了多少?恐怕一个地方下至普通党员上至一级党委书记,都没有几个人说得清楚。

  那这样的事情又是小事情吗?如果站在从严治党的要求和标准来看,肯定不是小事情。现在不是提倡政务公开、财务公开吗?只有政务公开、财务公开,包括党员干部财产公开,才有利于反腐倡廉。那么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党,无论你是执政党还是非执政党,为了向人民和党员有个交待,你也应该公开党务,包括公开党的财务,至少应该向广大党员公开,这样才对打造一个有着铁的纪律的廉洁从政的党、对于提升基层党员的信心和士气有好处。

  当然,我的质疑有可能不对。但我提出这个问题,其实是值得习近平总书记、王歧山书记、赵乐际部长引起注意的。你们天天在忙国家和党的大事,但党费这么一件小事,省、市、县、乡(镇)各级党组织是如何收的,如何支的,你们也可以关注一下,说不定这里面也存在腐败的隐患。所谓“权力不受监督,必然产生腐败”,这句话放在任何时候任何环节,都是至理名言。又谓“风起于青苹之末”,对党内腐败,还是防微杜渐的好。

  因此归结起来说,在要求交党费的党那里,不交党费这事儿也可以说很严重。但如果广大党员交了党费,却不知道党费是如何开支的,这事儿难道又不严重吗?这两件事,究竟哪一件更严重?仁者见仁,我反正认为后者应该更严重。因为党费收支不透明,难免挫伤基层党员的交费积极性,同时也不利于党自身的廉政建设,而且党风关系政风,党风政风又会影响社会风气。

  推而论之:

  对于收过路费来说,不管收这费合不合理,但如果是国家在收费,那么什么时候可以收回成本,收上去的费用又是怎么花的,老百姓有没有知情权呢?如果有人不交过路费,那么不交过路费这事儿更严重,还是乱收乱花过路费这事儿更严重?

  又如,所谓社会抚养费的征收,不管征收得合不合理,但这收上去的费是不是都用在了社会抚养上面?抚养了谁?各级政府、各级财政和计生部门,是否该给老百姓一个说辞呢?究竟是不交社会抚养费这事儿更严重,还是乱收乱支社会抚养费这事儿更严重呢?

  再如,很多国家的国民有“无选票不纳税”的观念,而我们国家的一般老百姓并没有这样的观念。这姑且不说,问题是各种名目繁多的税费一股脑儿收上去过后,是否都取之于民、用之于民了呢?各个领域、各个项目分别开支多少,人民得到一本明细帐了没有?每年各级人大的预决算审查又是怎样进行的?人民代表是否负起了为人民审查财政的神圣职责?现在,很多人疾呼减税,再不减税中国经济有大麻烦。那么,即便是不减税,各级政府总该让人民知道,年年都在以超过GDP增速递增的财政税收,究竟是怎么花的吧?人民假设不交税,与政府胡花乱用人民的税,这两件事儿又是哪一件更严重呢?

  其他还可推论到很多事情上,不再赘述。党费这事,我也许是瞎操心,多余的操心,但愿习总和王书记会认为我一介草民操心这事,其实还是真正为了党好,但愿不要把我这好心当成驴肝肺。当然,如果要我说出彻底的意见,我得说,如果要转型成一个真正现代意义上的党,除了参与竞选,还有必要将党库和国库完全分开,同时最好不收党费。 

   作者:喻培耘  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