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engjianfu2356的博客

自私不贪婪、风流不流氓、狡猾不狡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尊重人,关爱人,善待人,宽容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余晓平:被圈养的动物不是正常的动物  

2012-09-06 06:37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

被圈养的动物虽然也是动物,但并非是正常的动物,于是人类给这些动物专门起了一些容易鉴别的名字,比如说,宠物、家禽、牲畜等等。对人类不能如此划分,因为人类是平等的,必须相互尊重。但人类历史上总会发生一些现象,动用政府行为,将一部分人用特殊的方法来处置,使之丧失某些本性。

阉割一个人使之变成太监和如今的变性手术有什么区别,前者丧失了本性,后者改变了本性,前者是政府行为,后者是个人行为。从纳粹德国举办奥运以来,后来是前苏联,直到当今的中国,运动员变成了一个用来诠释政权合法性的一个群体,他们从小便由于失去了正常人的教育,于是就丧失了正常人的本性。

9月2日晚,凤凰卫视《名人面对面》推出一期关于网球的访谈。在这期节目中,网管中心主任孙晋芳畅谈了她对举国体制、中国网球发展方向等相关看法。她在节目中特别谈到李娜在比赛中的起伏不定是因为“从小没有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”,节目一播出,引发了巨大争议。

其实这话没有错,她自己深知运动员是这个国家的牺牲品,就像是当年的太监是牺牲品一样。其实大家说李娜上过大学,而孙晋芳却没有,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。我觉得李娜是被逼无奈,离开了圈养的环境,就像是一匹本来用来拉车的马,被排挤成了一匹野马,用她的行为来证明,野马才是真正的马。

从表面上看来,当太监是一种自愿行为,其实被阉的孩子当时都不谙人事,并不知道自己失去的东西将来到底能干什么,只知道失去这东西以后可以马上享受皇宫里的荣华富贵。能做到李莲英那样位置的人毕竟不多,大部分太监都会晚年凄凉。你别用太监的穿金带银诱惑我,也别拿太监参与朝政手握大权诱惑我,我不稀罕那东西,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比什么都重要。

被阉的人这辈子永远也享受不到人类的一些东西,他们也不去想,只是忠心耿耿地维护现有的体制。太监制度在开始的时候是绝对不允许阉人参政的,设计这个制度的人非常清楚,丧失某种特性的人会十分变态,会疯狂地残害正常的人,他们的嫉妒出于人类的本性。但后来为什么这个禁止太监参政的制度松动了呢,因为权力对人的诱惑要比黄金珠宝更强,如果不赋予太监权力,就没有人再去当太监,整个的制度就会崩溃。

思想的阉割要远远广泛于运动员的现象,放弃独立思考能力,放弃鉴别是非的能力,形成中国当下逻辑混乱,道德败坏的现状,人们无法用说理的方式来解决问题,只能用暴力和欺骗。而那些掌握国家机器的人心里很清楚,就和当年太监的心理一样,这个制度一旦改革,自己必死无疑。那么老百姓一定要像孙中山一样采用更暴力的手段推翻,这就是中国将来必有一乱的原因。

反洗脑是一个抗阉割的行为,思想阉割不会像太监那样彻底,除非你自甘当太监,在体制内一直混下去,一心维护这个体制。逃离圈养的环境为的不仅仅是自己,也为了下一代。所以现在你别看那些在体制内的人,整天揭露西方社会的阴暗,自己却把孩子往国外送,这就是让孩子逃离洗脑的环境。有脑子的人都知道,一个人说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看他怎么做。 

互联网上,一篇自称“李娜绝地反击孙晋芳”的文章引起大家关注。尽管我并不觉得一定就是李娜写的,但我觉得李娜的行为已经挑战了中国运动员的太监制度,离开圈养要付出的艰难的确很多,但那是正常人的生活。离开了别人的喂养,某个阶段由于找不到吃的饿肚子很正常,一旦享受到自由,每天都会有希望,也会使人坚强,暂时的饿肚子根本就不会使人崩溃。而那些长期被人圈养的人,一旦失去这个体制,那才真正是一种崩溃的感觉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以下是该文章的节选:

 

尊敬的孙晋芳阿姨: 你好。 看到你谈到的关于我的新闻,我很失望。 我崩溃?什么叫崩溃?如今大桥垮塌叫侧滑,收入下降叫负增长,我的失败叫崩溃?网络编辑就差点把标题取成李娜失败源于缺调少教? 对我的非难,从奥运会开始一直到现在。 孙晋芳阿姨,我想问您:如果我的失败叫崩溃,刘翔的那一幕叫什么?国家体育总局提前知道吗?您知道吗?我想请你说句实话,您可以不说。说实话时要记住:如果你说了实话,你的官位会不会崩溃!你能不能承受崩溃? 中国的记者也很无良。 李永波的团队至今不为让球事件道歉,体育总局不见处理,我没见几个记者非议。也许是上峰有令不得非议。 这些无良的记者便把一切污水泼向我一个女人身上。

 

 TMD。不要以为我不会说脏话,我只是想有时脏话都形容不了你们的卑鄙与无耻。 直到现在。中国的媒体有欺负女人的传统,文革结束,把一切脏水泼向了江青。 中国人也有欺负女人的习惯,只不过今天,这些人瞄向了我。我能承受的住,我必须承受的住,你们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我从来都是一个人在承受。我从小失去了父亲,遇到难事没人能替我扛,遇到委屈我能向谁说?不到30岁的我经历了全国媒体的口诛笔伐。那份心痛,谁能了解我?但我没有崩溃。有全国网友的支持,有老公姜山的支持,我没有崩溃,我很庆幸,今天的网络媒体,我能看到支持我的人,这些人在新华社的媒体从来找不到。

 

正如,在政府的涨价听证会,你找不到反对涨价的人。 只有姜山才是我的依靠,我只有在姜山怀里才能痛快地哭一场。有人说我不懂得配合体委的领导,我不是不懂得配合,我在体育圈里呆了这么多年,我见了太多的丑恶与不堪。 有人说奥动冠军在香港亲民,在内地不亲民。 到底是谁唯利是图?是我吗?运动员为什么不在内地亲民,因为内地给不了他们钱。 这些运动员,在教练和领导眼里,只不过是赚钱,升官的工具而已。 这些运动员也习惯了当工具,只有当他们伤痕累累退役的时候,才知道下场多么惨。说实在的,我希望每个中国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都拿一块金牌,否则那些没有拿到金牌的运动员退役后人生太惨,太惨。

 

有人批评我,在奥运会出工不出力,这是胡说八道,按你们说我爱钱的逻辑,我肯定要在奥运会拼命打,我胜利了,会有更多的广告找我。我是一个不到30岁的女子,我体会到了60岁的人生,我领教中国媒体那份无耻,什么心情?打个比方,当年刘少奇看到人民日报批他是大工贼的心情。其实,我不怪这些媒体记者,这些记者很悲哀。我知道,我离开圈养的中国运动员体制,变成散养运动员,我取得的成绩微不足道,但让主持圈养运动员的领导们,心里不舒服,他们之前极力给运动员们灌输:没有我们的举国体制,你们连饭都吃不上。让我们听他们的话,不能有半点不服从,广告都得给他们提成,明明是我们运动员用自己的血养着他们,他们还要我们感谢他们。 但我打破了他们的神话,我只是成功了养活了我自己,我的团队,他们便把我视为怪物,明里或暗里,让记者写文章批判我。

 

TMD,不要以为我不会说脏话,我只是想有时脏话都形容不了你们的卑鄙与无耻。没事,我能承受得住,不管我今天的运动生涯如何,我已向圈养的运动员证明:姐妹们,我们能,我们行。据说皮划艇的教练和官员们喝茅台,却没有钱给运动员买好的装备。 孙晋芳阿姨,你应当管管这些,而不是我的崩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